灵域小说网 > 银月之上面具之下 > 第109章 阴差阳错悔婚书(15)

第109章 阴差阳错悔婚书(15)

 推荐阅读:
     穿着大红色婚服强迫要娶自己的,不是世界上最讨厌的人,还能是谁?

  银月缶的冷面首领。

  面具遮面,她依旧不晓得他的容貌。

  “不要不要不要!”这一刻阿执甚至想过对方可以是负心汉张守信,但绝对不能是银月缶。

  顷刻间,尖叫声震动了整座婚房——原来自己的喉咙能发出如此大的能量,就好像地震一样。

  红色鲜血一般的洞窟开始肆意拉扯、扭曲变形,小时候在汜水边与弟弟和泥巴一样,捏得出任何形状。紧接着,她好像听到了不知从那里传来的徐师的声音:“……我的天……她昏迷着还能这么大声音……我的耳朵……”之类之类。

  身披婚服的银月缶首领大人好像面条一样随着房屋一起拉伸弯曲,但他的声音却不变,犹豫面具阻碍气流,依旧闷声闷气,继续凶巴巴地向她招手:“过来,成亲。”

  “不要!”阿执使劲儿摇头,“我嫁就要嫁君安城最优秀的公子,一定要是对我好的,是爹娘都喜欢认可的,是温文尔雅不欺负人的,才不是你这种贼眉鼠眼不敢见天日,心肠坏到满肚子黑水儿的!”

  徐师稍显尴尬的声音听上去变小,一旦响起,婚房笔直的墙角边就开始变形,横平竖直的“囍”字好像搅碎了的鸡蛋,不成模样。

  “呃……时禹你别忘心里去,她晕着,不知道自己说了些啥……”

  “救命,救命。”

  “你不过来。”刺眼的大红色开始迈动脚步,“我就过去。”

  阿执的呼吸都快要停止了。

  面具人扑了过来,阿执恍惚间好像看到了上下其手的张守信。

  她拼命挣扎。

  可恶的银月缶首领!难不成是前世的冤家?一次两次三次欺负她不够,非要再闹一场逼婚吗?

  “你——你这个坏蛋!明明跟别人订了婚,还悔婚了,来找我干嘛?我从没答应嫁给你,你们银月缶自诩的正义哪里去啦?抢了我的飞耳,抢了我的北泽赤鲸脂,还想抢走我?是不是在袖子里也藏了一封给我的悔婚书?我才不要!”

  阿执喊到天旋地转,胡乱挥动保护自身的手臂与伸过来的一双铁钳硬碰硬,她哪里是对手?可不知怎么她伸手去抓,忽然间惊到张开眼睛,如血的大红色随着汜水急速流走,她的眼睛适应了一会儿,才看清楚自己身在天王庙里的地下法场。

  “喂,你醒过来。”

  “……她居然梦到嫁你?”都万分紧急的关头了,徐师还能揶揄笑出声来。

  “绝对不是我!”

  “肯定是你。”

  “凭什么这么说?”

  “不信叫醒了她问问。”

  身子底下冰凉的。

  原来是因为躺在地上。

  她很迷惑。难道刚才在做梦吗?

  手中紧紧抓着的那只手,触感无比真实。

  原来血红色的逼婚真的是噩梦。

  她还没来得及松口气。

  那么,手里抓着的就是——

  “哎呀,你的手怎么——”

  她喊了起来。

  真实的银面具首领刚刚摇醒她,见状迅速抽回手,退开阿执很远。

  阿执怔怔地往黑暗中寻找他的身影。多次打交道之后,她当然察觉出银月缶首领一身宽大黑袍之下的异样,大概是身患残疾吧?但她想象不到,他的手“畸形”到只有小娃娃那么一点儿。

  “你可醒过来了。你在除妖场上被人打昏,还有三戒禅师的追杀。首领可又救了你一次哦。不过知不知道你刚才都喊了些什么啊?”徐师果然在,还惊讶地打量阿执,“你刚才梦到嫁谁?”78中文网

  “我……”只不过一张隐约不清的银面具而已,她害羞到脸红了。阿执啊阿执,你怎么就鬼迷心窍,做了个被银月缶抢亲的梦?

  徐师挺着急:“你快说吧。到底是谁?”

  阿执偷偷看向冷面人。

  徐师以拍手:“成了!”

  面具首领:“管我什么事?她又没说是我。”然后怒气上头地盯着她,半天说了一句:“你这个人可真麻烦啊。”

  在新一轮“用悔婚书换北泽赤鲸脂”之类的针锋相对开启之前,徐师及时插入其中,正色道:“是时间澄清误会了。小娘子,除了杖责你的心上人张守信,银月缶并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。闹成现在的模样,不仅让我们觉得很麻烦,也把你至于危险的陷阱。不如我们就此握手言和,你归还了悔婚书,我们还给你北泽赤鲸脂。于你、于我们,都是好事。”

  阿执的心一动。北泽赤鲸脂真的能到手吗?又或者是银月缶设下的另一个圈套?要不是连续被银月缶欺负的狠了,她差一点儿就相信了。

  不悲不喜的面具之下,银月缶首领深深吸了一口气,努力去平展抽搐的嘴角。

  是的,就是这种不信的、满是怀疑的眼神,他看到了太多。

  君安皇城的朝堂之上,纵然城主大人以久经风霜的经验做到完美掩饰,敏感如他,还是能够从一个眼神里,察觉到不信任。

  君安城的大街小巷里,凡是听到“银月缶”三字的人,无一不是立刻改变了颜色,压低声音,灰溜溜跑回家去关门堵窗,生怕银面具人冲进家里来绑人。

  可,如果人们熟读律法遵守一些,世间的罪行减少一些,正直之气上升一些,催动天平向另一个方向倾斜,又哪里需要在官府之外开设地下法场来主持公道?

  “啪”的一声,面具首领脑海中,有什么东西断掉了。

  “至此为止,银月缶还算是以礼相待。”

  阿执立刻察觉到了什么,后退数步,紧紧掩住衣襟里的悔婚书:“北泽赤鲸脂,还我。”

  徐师连忙劝道:“先别着急,我们把话说清楚。”

  看着僵直的少女,小肚鸡肠的首领大人跟她阴阳怪气地开口:“她不相信。也好。赤鲸脂别想要了,悔婚书你就拿在手里吧。你一踏出天王庙门,看长公主府兵把不把你射成筛子。”166

  徐师无奈地努力:“你别把他的话放在心上。”

  阿执攥紧了一切祸根——悔婚书:“我当然不想要别人的东西。是银月缶欺人太甚。谁能保证悔婚书给了你们,我可以拿到北泽赤鲸脂?还有今天晚上的除妖场究竟发生了什么?说是长公主府的人?可为什么大家都来抓我?”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