灵域小说网 > 我真的不是神童 > 第24章 七色花

第24章 七色花

 推荐阅读:
     “既然你们来了,我顺便将我以及我家里情况说一说,以便相互做一个了解。”王二说道。

  “行。”王继民答道。

  “我老家是原城人,父母亲识字皆不多。我上面还有一个大姐,两岁时生了病,那时家里穷,又在乡下,未及时看,便死了。后来生下了我,小时侯我也是体弱多病,我现在走路都有点跛,便是小时侯生病留下的后遗症。父母亲怕我出事,请了一个算命先生来算命,算命先生说要替我取一个很土的名字,才会平安。我父母呢,便替我取了一个王二的大名,小名叫小二,够土,虽然有些迷信,不过从那以后,我身体居然渐渐好了起来,几乎无病无灾。”

  原来是这样啊,大伙一起明白这个王二名字由来了。

  “我四岁时,看到家里穷,父母亲逼着,将我交给了爷爷奶奶照料,他们来到诩市开了一家面馆。他们在城里开面馆,见识也多了,听说城里上学效果好,想将我转到城里来读书。但没有户口,02年夏天,他们买了这套房子,付了部分,余下的是十年贷款。没想到呢,这是老式房子,户口还是难转。”

  陈朵朵问:“当时这套房子多少钱?”

  “包括一些家具装修在内,二十六万,放在这时侯,是市中心,交通便利,周围有不少学校,三楼,楼层好,有老式的装璜,一些简单的家具电器,没四五十万拿不下来。陈妹、陈姐姐,你若是想买呢,真的早点买,不然越涨越是买不起。”

  王继民讶然地问:“陈朵朵,你想买房子?”

  “社长,也不是,他不是发了那篇微博吗,我问了一问。”

  “这段时间房价稍跌了跌吧。”

  “王叔叔,不会长的,用不了多久,还会涨,而且会是反弹性上涨,涨得更多。”

  “这样涨,谁吃得消?”

  “吃不消,做房奴呗,但是除了到了真正崩盘之时,在各方维护下,它只会上涨,不会下跌,国家经济在高速发展,想要真正崩盘,那不知得到什么时侯了。”166

  “行啊,你真懂的不少。”李昌华道。

  “大道理,肯定没有你们大人懂得多,差不多的,我还是懂的,不然怎么写小说。”

  “你后来是怎么来到诩市的?”

  “正好那时我爸的面馆附近有一个福利院,老院长与我爸关系还不错,由他出面,才将我户口转了过来。还有这台电脑,是原先邻居王文明搬家送的。但是去年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,”王二打开千度:“他叫曹哈泽。”

  不但曹哈泽,王二又搜出几个人:“这几个大人物与曹哈泽也有着莫逆的关系。”

  “曹哈泽有一个儿子在我们学校上学,我成绩好,被老师拿来做榜样,说了他几句。放学后,他带着几个同学将我拦住,骂我是王小二,穷鬼,王瘸子。”

  成绩好,大家是相信的,天才嘛。

  瘸子就有点过份了,刚才几人也注意了,稍有点跛,不能算是瘸,也太侮辱人了。78中文网

  “我知道他家有钱有势,不敢得罪,忍了,他们过来抢我的书包,准备往阴沟里扔,当时我一下子恼了,热血冲昏了头脑,拿起一块砖头,往他脑袋上敲。”

  刚才几个人也看到曹哈泽的一些信息了,不用说,这一敲,大麻烦来了。

  “几个同学被我打跑,但我下的手有些重,曹光祖去医院缝了三针,差一点被我打破相。他母亲来学校闹,学校调解,他母亲不乐意,然后轮到我放学,几个社会青年将我拦住,一顿狠打,还准备用铁棍砸我的腿,正好两个军人赶到,才将他们吓走。我也被打昏了,送到医院,学校校长来了,你被开除了。”

  “啊,天理何在,王法何在?”陈果果激动地说。

  “妹子,你当真相信课本上所说的人人会平等哪?”

  “谁是你妹子!”

  “也要上学啊。”李昌华说。

  “上肯定要上的,本来我打算回老家上学,王文明说诩市学校教育质量好,他能找到关系,但必须等这事风头过去,才能上学,当然,想风头过去,得有一段时间了。我就宅在家里,一边码字一边自学。现在各篇小说发表了,也即将出版了,心中有了底气。但在当时,父母亲焦虑,我也迷茫,虽然脑海里有许多古怪的想法,不知道有没有能力将它们写出来。”

  几个人皆点头。

  一部小说想要成功,首先需要作者有极强的想象力。

  但仅有想象力还是不行的,还需要有一定的文笔与写作功力。

  “我一家人皆心善,比如我父母亲,为了感到老院长的帮助,时常去福利院做义工,我在微博上也说过。前段时间还买了两百件羽绒服,又替院里一个小姑娘治了先天性心脏疾病。于是在写的时侯,我发下了一个宏愿,若是能写好,我愿意将九成收入捐给相关的慈善机构。”

  “真捐了?”陈果果瞪大眼睛问。

  “这个能撒谎?我是工行的卡号,不相信,你们去工行去查,看看有没有转账的记录。”

  他在自己账号上看不到了,但去了工行查,一定是能查出来的。

  “哇哇哇,厉害厉害。”这不是小钱,若是捐了九成稿费,那可是上百万人民币!

  “陈妹妹,你不懂,咦,来了灵感,你们看着哦,我就着知足与帮助,写两篇童话。”

  这样就来灵感了?四个人一起懵得不行不行的,难怪如此高产。

  “让我想想。”

  其实王二不是在想,而是在与仙儿交流:“仙儿,再替我来一篇中文版《金鱼与渔夫的故事》,一篇中文版《七色鹿》。”

  “宿主,好的,此类商品价十万元。”

  “仅是两个短故事,也要十万元?”

  “宿主,若是想图实惠,购买技能大类比中类划算,中类比小类划算,购买文学商品,作品集比单部作品划算。比如《七色鹿》出自于《瓦连京·彼得洛维奇·卡达耶夫作品集》,《金鱼与渔夫的故事》出自亚历山大·普希金的诗集《金鱼与渔夫的故事》,或出自于《格林童话》。”

  《瓦连京·彼得洛维奇·卡达耶夫作品集》?

  听都未听说过,王二自动屏蔽了。

  咦,不对。

  “格林童话不是普希金写的。”

  “宿主,很不幸地告诉你一件事,金鱼与渔夫的故事,与格林童话里的《渔夫和他的妻子》有九成雷同,撞车的可能性微乎其微,说好听的,是借鉴,说不好听的,是剽窃,尽管后者名气更大,文学价值也更高。”

  普希金也剽窃?不会吧,肯定哪里发生了误会。

  这是系统下的结论,还真的有些不大好说,至少“借鉴”是免不了的。不管了,自己还不是照样在剽窍,只不过换了一个时空,没有人知道。但诗集的神马,也不是自己现在所需要的。

  “不换了,单买。”

  仙儿魔法杖一挥,两篇作品进入王二的脑海。

  “咦,这不是我上学读的《七色花》。”

  “你读的那是神马七色花(注,原文分四节,要长得多,文学价值与趣味性更高,教材上是魔改的节略版)?”仙儿鄙视地说道。

  王二睁开眼睛。

  “先是一篇关于贪婪的童话。”王二开始打金鱼与渔夫的故事。

  “这个手速?”陈果果看的有些发呆。

  “别说话,”王继民悄声说。

  与岁数无关,这是真正的创作,不能打扰的。

  一会儿,将这篇童话,或者童话诗打好,王二又说:“下一篇讲帮助与幸福的,名字叫《七色花》。”

  王继民、计振儒和李昌民用“唇语”说着话。

  “经典。”

  “不错,又是两篇不亚于《丑小鸭》的经典童话。”

  王二将它们码好,又说:“晚上,我修改一下,明天再传给你们。”

  说着,他当着大伙的面,开始画插图,先是黑白的,后是彩色的。

  年龄小,不相信,当着你们的面,“创作”给你们看,画给你们看!不但亲自给你看,速度也惊人的快。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