灵域小说网 > 我真的不是神童 > 第55章 不解

第55章 不解

 推荐阅读:
     “我明白了,曹家逼你涨租子,又不准你说出来,你说了出来,他家就将你打成这般模样。是啊,我想想去年那一幕,几个小青年拿着铁棍子打我,不要说我了,恐怕一个大人遇到,也会怕的要死。”

  “小二,不是啊。”

  “二胡叔,吴叔,宋叔,四婶,刘婶,看到没有,曹家就是如此霸道,小美,以后看到曹光祖,有多远离多远。”

  “小二哥哥,我知道的。”小美说。

  “小二……”张军脑袋炸了,怎么情况经这个孩子解释,反而越描越黑了。

  “曹家有多霸道哪,他家压迫你涨租子,对我爸说一声就行了,你居然对其他人也说,自找了吧,但我现在连学都上不起来,曹家已经放过了我家。

  张叔,求求你,别将祸水再引过来。”

  王二要关门。

  张军哪会让他关。

  吴叔与二胡叔一把拦住他:“你想要干什么?”

  王家邻里关系那是杠杠的,曹家是无辄了,但普通人想来欺负,根本没门。

  张军只好下楼。

  李莞儿问:“哥,与曹家有没有关系?”

  去年张军涨租子的事,她也知道一点。

  “没,我是故意说的。”

  去年腊月生意好,张军要涨租子也正常,涨得少大家谈,涨得多,大不了不租,有的是门面,顶多损失一些装修费。但别打着曹家的名义,想想那段时间王老实每天晚上回来,脸色皆阴沉得像沫了一团墨汁。166

  “他败坏了曹家的名声,曹家就将他打了?”

  “是的。”

  “也该打。”

  但是曹家仍很嚣张啊。

  “后天王叔叔回来,他还会来烦。”

  “什么王叔叔,是爸。”

  “爸行了吧。”李莞儿气呼呼地做作业了。

  第三天王老实两口子回来,张军也未找上门。后来一家人才知道,大约被曹家吓着,张军两口子带着孩子“跑路”,直到一年后看到事情平息,一家三口才回来,回来第一件事便是涨房租。

  王老实拉开卷帘门,闻了闻:“气味一起散了。”

  王二跟在后面笑。

  这些天,不但顶窗打开着,王二白天还会过来,将油烟机开开,气味当然走了快了,他问:“爸,妈,姥爷出院了没有?”

  “还要住几天,还好治得及时,春华这次做得不错。”

  胡春华就是王二舅舅的名字,王二老娘排行老二,下面还有一个小姨娘。

  王二外公都是七十出头的人了,在王二老家仍坚持着古时的观念,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,正常情况看病甭指着女儿女婿拿出多少钱,加上贫困,老人身体有点不舒服呢,忍一忍就过去了。若是那样,拖上一段时间,加上王二外公的年龄,再想看可能就看不好了。

  “唉,唉,”王二叹了口气。

  正说着,王文明打来电话。

  “老实,你回来了?”

  “回来了,文明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  “我问过二胡,你家新面馆什么时间开业?”

  “小面馆,用不着,用不着。”78中文网

  “那怎么行呢,况且你还买了门面。小二呢?”

  王二接着电话:“叔。”

  “你拿了几十万稿费?”

  “叔,是运气。对了,叔,我上学的事解决了。”王二说,这个得说一声,不然王文明可能还在到处替他找关系呢。

  “谁解决的?福利院的老院长,他也不行吧?”王文明诧异地问。

  “上面来人解决了。”

  “上面?”王文明更奇怪,对于王老实家,可能一个居委会就是上面,但在电话里说不清楚,便说:“你对你爸说一声,晚上备两个小菜,我去你家喝酒。”

  不但王文明,因为有的王二未说,王老实夫妇现在也是一头雾水。

  莞儿刚放学,王文明夫妇两就来了。

  可能二胡在电话里说了王家的情况,王文明两口子也早知道了,未问。王文明妻子黄婶,将脖子上一块白玉佩摘下来,系到李莞儿的脖子上。

  王老实夫妇以为是地摊上那些玉佩,未在意,王二也看不出来,但挂在黄婶脖子上的,玉色又很白……但他也未说。

  “文明,你怎么变成这副模样?”

  “订单越来越多,那些老外要求又严格,我只好扩建厂房,又从蜈国买了三条生产线,七事八事的堆在一起,几乎都快忙昏了。”

  “难怪这段时间未看到你人影。”

  “就这段时间忙吧,还有半个月,差不多能正式开工了,那时反而不会忙。”

  苗小花小心地问:“要不少钱吧。”

  “这是投入,没投入,哪来的回报?特别是生产线,生产线跟不上,质量就跟不上。如是顺利,顶多后年年底,就能收回所有成本。小二的书出版了没有?”

  “出了。”

  “小二,这就是你不对了,出了书,不带一本给叔看一看?”

  “叔,那是写给小孩子看的故事,你是大人,看什么。”

  “那也很厉害啊,你上学的事怎么解决的?”

  “教育局关注了这件事,然后来了几个领导,替我办好了转学的手续,学籍落到六塘小学,到时侯我能去参加小考。”

  对这里面的弯弯绕绕,王老实两口子不清楚,但王文明知道了,这更不对了,局里也要给曹家面子吧,曹家不但有钱,还有人呢。还有,既然同意王二上学,为什么又同意王二在家自学,然后去小考?这同样也不合规矩。

  他看着王二,又看到李莞儿正在埋头笑:“小丫头,你是不是知道一点原因?”

  “没,没,”莞儿摇头:“叔,我去做作业了。”

  王文明更好奇,他开始打电话。

  以他的关系,同样难以打听到内幕,不过一些“表面”的消息还是能听到的。

  这件闹的很大,比王二想象的还要DL市里几个大领导都过问了,然后一怒之下,将胡校长革职,给予沈主任严重警告,那天打王二的几个小青年也被一一判决,轻者行拘,重者劳教。

  一会儿王文明就打听到消息,这几天曹哈泽拿出许多钱,各种的赞助捐助。

  也不仅是赞助,若是曹哈泽没关系,说不定这次就将他给拿下去了,反正狠是的放了一笔血。

  是什么原因,以王文明的层次同样听不到了,只知道上面的上面过问了这件事。

  王文明有些傻了,他打听的人说上面的上面,那得是多大的上面?

  “文明,没关系了吧?”

  “没了,”王文明将听来的情况说了一遍。

  苗小花端上菜,两人开始喝小酒,不过吃了饭,王文明依然一肚子纳闷,王家有人,有人哪,一群普通人,说不定在王老实所有能说得话的人当中,自己算是最厉害的,但为什么为了王二,市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?

  王老实两口子也想不明白,先是“审问”莞儿,莞儿老实地交代,上上个星期来了两个京城的“叔”,看了王二写了一天书,没几天,事情全解决了,王二说是上面的人。

  王老实又问王二,王二还是未说实话,只说可能某个人看不下去,向上面反映了,来了两个大领导,为什么看我写书,可能好奇吧。

  好奇就看了一天?

  不知道啊,可能他们也要调查吧,得等一天,王文明叔都没有打听出来的消息,我怎么知道情况?这样说呢,王老实两口子肯定还是想不明白。但能上学是好事啊,这是王雯说的。

  王二能写书挣钱了,文娱体不分家,这个世界也有伤仲永,人家方仲永更厉害,五岁时就能写作,可谓是真正的生而知之。他父母带着方仲永到处吃喝,或者拿他写的诗卖钱,于是后来这样的大天才居然沦为一个平庸人。

  这是大宰相写的文章,肯定不是杜撰的,文娱体圈子这样的例子同样不少,虽然不如方仲永那种“生而知之”厉害。王二同样也没有方仲永厉害,应当写诗比写一些“低幼”的故事更难吧。况且王二只能说是聪明,不是生而知之,岁数也大了不少,所以让王二读书才是真正的出路。

  在这上面,是儿子说的正确,还是王雯说的正确?

  王二也认同她这种观点,韩寒那是真有才华,而且人家至少读完了高二。

  没有理由,那就上学吧,

  想了半天,两口子未想出来,苗小花说:“老实,不要想了,这是好人有好报。”

  王二问:“仙儿,好人会不会有好报?”

  “未必,你是特例,但做为普通人,最好去做一个好人,不然就不会有好下场。那些有出息的坏人,一生平安,大富大贵,也是才华的缘故,他们将心思放在正途上,同样也会有较大的出息。至于个别人,或个别时代,那是特例,不能做常理。”

  王二点点头,如曹哈泽,有背景的人不要太多,为什么他成了诩市首富。不要说什么房地产,以他的才能,经营其他行业,可能也会很出色。

  他打开微博,立马皱起眉头。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