灵域小说网 > 我真的不是神童 > 第132章 牛的变形过程

第132章 牛的变形过程

 推荐阅读:
     王二正好站在苗小花对面,冲梁军努了努嘴,苗小花反应过来:“行。”

  陪是假的,得将这个浑小子看好了,回到了老家,在梁家不管出了什么事,与自家无关,但在半路上出了事,是说不清楚的。

  苗小花带着王二姑姑两人走了。

  王老实看着儿子,他总觉得这件事没表面上那么简单。

  “爸,看我干吗?小美,你们过来说说。”

  邪王终于走了,几个小姑娘不害怕了,七嘴八舌地说着,小美还做着动作。

  “爸,为什么梁军叫我瘸子,说明他一家人在家里称呼我时,说的不是小二,就是瘸子。就算我家上辈子欠她的,培养她上大学,不对,是大专,又贴了我大姐一条命,也算还清了吧。如果继续下去,在楼上,刀子又快,他敢对自己动手,就敢对他人动手。关键将我们一起捅倒了,警察来了,未成年,拿他还没办法,到时侯你哭吧。”

  有没有这可能呢?

  可能性是极小的,但谁敢赌?78中文网

  “爸,这家伙比当时那个人贩子还危险,你和小叔是不吃错了药,居然敢往我家带。”

  王二说着,又打电话给王二小叔,王二小叔不在家,是小婶接的电话,王二噼噼啪啪一通说,王二小婶也跳了起来。

  不小点眨着眼睛,看着王二:“小二哥哥,他比人贩子还要厉害?”

  王老实正在收拾地下,听到后终于醒悟了:“小二,你是不是有意的?”

  “爸,你说什么?”

  王老实看着儿子无辜的表情,叹口气:“不想他们呆下去,好好说,非要搞成这样开心?不是钱哪。”

  连人贩子都能发现,还抓住了,他不相信自己儿子连一个比自己块头小的多,整天只知道打游戏的小表弟对付不了。

  “咦,老爸,搞成这样,还怪我咯?”

  “以后将小聪明放在写书上,不要放在害人上。我书读的少,说不出来,不代表着我不懂。”直到这一刻,王老实才认清楚儿子,再也不是才进了城,那个拘束懵懂的孩子。

  小美看着他们父子两:“王叔叔,小二哥哥,你们在说什么啊?”

  打扫干净了,王老实说:“这些瓶子怎么办?

  “能买到,不过确实有些麻烦。”

  王二打苏怀文电话,苏怀文听了事情经过,说:“王平安,我来替你问问。”

  “真需要找领导才能买到?”

  “爸,主要它们是出口商品,卖门替外国人烧制的,一般不在国内卖。”

  “外国人真大。”

  “不是外国人真大,而是这种风格的瓷器,在国内除了专门的用场外,余下的人一般不会买,国人不买,厂家也就不在国内卖了,所以想买的人,反而不大好买了。想买呢,必须兜一个小圈子。”

  “小圈子”一会兜了出来,厂家直接将一些产品信息的资料发到王二邮箱上。

  王二看了看,只要与室内装修环境统一就行了,用不着非得一样,他订购了几样瓷器,确实不便宜,包括邮费,足足花了一万四千多块钱。王二付了钱,得有几天,才能寄过来。但这一天,王老实都很不开心,兄弟两想法是差不多的,恨也恨了,毕竟过去这么多年了,王二姑姑是真心的恭贺的,没其他的心思,再给一个小红包,那怕两三百块钱,关系能缓和就缓和吧。

  “早点过去吃饭。”

  “爸,有它呢,如果不是照应不过来,整个福利院的小朋友过来,都饿不着。”王二晃了晃手中的卡。166

  儿子大了,渐渐控制不了,王老实无奈,只好去店里。

  晚上回来问,王老产问,小不点说:“好吃,好吃。”

  小美说:“美哒哒的。”

  豆芽说:“王叔叔,吃了好多。”

  苗苗打哑语,大约吃的也很开心。

  莞儿有些不好意思说。

  不怕花钱,进大馆子吃饭,点好的,肯定比苗小花做的饭菜好吃,

  王老实幽幽地叹口气,下了楼。

  快活日子只过了两天,苗小花就将四个老人与王二小叔王军正带了过来。

  几个老人来了,王二同样很开心,跑到了小区门口迎接,进了屋,王二小叔看着画:“咦,谁画的,不是我爹我娘吗?”

  “小二画的。”

  “难怪呢,画的有点不大像。”

  “就是啊,还画错了,但出版社的人说画的好,还要印成画册,那个大胡子一边拍照片,一边就像看一个宝贝,差点流口水。真想不明白,军正,这幅画还算好的,你去看看其他的画。”

  王军正又去副厅看画:“这个女的像一个电视剧里的明星。”

  “小叔,是我无意画的,有点撞车了,有点像,不全像。”

  然而现在网上一致认为他画的就是周霏,王二也没办法,你们认为画的是谁就是谁吧。

  又到了第一步,这也还好,至少能看得懂,到了收割者,王军正整傻眼了:“小二,你确定这是画?”

  “这叫印象派,又称为光影的游戏,着重点在于外光与色彩,还有更狠的,叫抽像派。小叔,抽象派的画我未画,我带你到电脑上看看。”

  王二教小叔用鼠标,这个不难,然后让小叔自己搜抽象派画。

  几个小姑娘趴在天井栏杆上往下望,王二说:“下楼吧,这回来的全是好人。”

  小美带头下楼,莞儿有些不好意思,拉着王二的手。

  “莞儿,怕啥,他们是我爷爷奶奶外公外婆,我小时侯就是他们拉扯大的。”

  小叔在房里说:“小二,还有我呢。”

  “是,是,小叔和小婶也有功劳。”

  下了楼,不是莞儿带的头,是小美带的头,一个个地叫,全部跟着王二叫爷爷奶奶外公外婆。

  四个老人盯着几个小女孩看,看了一会,找了出来。莞儿不但拉着王二的手,为了办手续,王老实还将莞儿的大头照寄回了老家。

  “像,像。”

  像不像呢,老家也有两张王二大姐的发黄的照片,一张是刚出世没多久照的,一张是过周时照的。

  一个是一岁的婴儿,一个是九岁的“大姑娘”,哪能比较。说像那就像喽。王二小叔从楼上下来:“小二,那些也是画?”

  “早前画的画叫写实画,就是我画的几幅印象派也属于写实画,不管用什么手法画的,必须有实物,抽像派讲究的是极致与简约,莞儿,到楼上去将……我自己去拿吧。”

  王二跑到楼上拿来一些工具,以及纸笔,将纸摊在桌子上,开始画了一头健壮的牛。

  “小二,你画的是牛,还是猪啊。”

  王二让小叔一句话噎着了:“小叔,我是向你展示何谓抽象派呢。”

  到了第二幅牛,开始变淡,有了一些线,第三幅,第四幅……一直画到第九幅。

  王二放下素描笔:“小叔,看到没有,这就是极致的简约,但也不是乱画的。当然,有的抽象派走的更远,我同样也欣赏不来。”

  苗苗看着画思考。

  “苗苗,你能看得懂?”

  苗苗打着手势,莞儿说:“哥,苗苗说这样画,不好。”

  王二点了点头,这是一个比较先锋的艺术,也是一条容易走上畸路的艺术,华国书法也一样,有的人写丑书,有的真是一种丑书体,但有的人那不是追求艺术美,而是纯粹的胡来。

  这幅画价值可不低,王二小心地将它收了起来,又将这些东西搬到楼上去。

  下楼,王二小叔说:“我懂了,你说的就是追求一种不能太像的艺术?”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