灵域小说网 > 洛阳青狐录 > 第 2 章 高人

第 2 章 高人

 推荐阅读:
     这笑声又轻又短,但所有人都实实在在听到了,何县令顿时吓得脸色发白,侍卫们也把萧邈围在了当中,萧邈却往前一步,迈出了保护圈。

  “装神弄鬼。”他冷笑道。

  林舜见他言语冒犯,连忙道:“不知何方高人在此?是不是青城山主,我等远道而来,诚心求见山主,还请出来一见。”

  大家已经搜过庙中一轮,知道没人能藏得下来的,发出笑声的显然不是凡人。但岑五素来胆大,直接去神像后搜了一遭,只是不见人影。

  “大人,快看外面!”有侍卫慌忙叫道。

  天色已经黑透了,山中本来就灯火全无,夜里还有野兽咆哮声,此刻却一片寂静。只见许多雾气弥漫过来,将整个破庙围住,这雾气又浓又厚,里面似乎还藏着许多气息,十分骇人。

  “看脚下。”岑五眼尖。

  原来那雾气如同有生命的东西一般,沿着这破庙的台阶蔓延了上来,但不知道是畏惧篝火还是怎么,只是停留在门口,并不往前走。但外面刚刚入夜,这雾气却一分浓似一分,突破篝火也只是时间问题,把个何县令吓得可怜,连忙去神像面前磕头。

  众人正在犹豫之际,萧邈却直接从篝火中取出一根带着火的木柴,他身形英挺,玄色胡服利落又潇洒,一丝畏惧也无,踩在庙门口,直接用木柴在雾中探了一探,火焰顿时熄灭了。他身份如此尊贵,却有这样胆量,连何县令也暗自纳罕。

  “这雾气是不敢进庙里。”他得出结论。

  “是了,都说这青城山庙最灵验。”何县令连忙在蒲团前跪下来,给那破败神像磕了几个响头:“神仙保佑,菩萨保佑,何玉贵日后一定行善积德,替你再塑金身。”

  大家本来都紧张无比,见他这样都笑了,岑五笑道:“何大人这真是临时抱佛脚了。”

  虽然是说笑,但这雾气也确实吓人,越来越浓不说,里面还传来许多诡异声响,像是有无数怪物隐在其中,垂涎他们一般,这种被窥视的感觉实在吓人。有几个侍卫撑不住,也去神像面前磕了头。

  “王爷?”岑五虽然胆大,但见到这样,也不得不信起鬼神来,本能地看向自家王爷,林舜也苍白着脸,他明面是王府管家,实则是谋士,所以视角又不一样。京中如今风起云涌,他们只带了这些人下江南,要是有人趁这时候对萧邈下手,动用什么邪术,他这个谋士难辞其咎。

  “不必惊慌。”萧邈淡定得很:“要是鬼神如此灵验,还要官府朝廷干什么?”

  他话音未落,山中忽然刮起一阵妖风,腥气扑人,雾气本来已经浓到极致,被风一刮,顿时都涌到了庙中来。守在门口的几个侍卫连忙后退,那雾气如同有生命一般追着他们的脚进了寺庙,众人围住神像,拔出武器,面对浓雾,听见雾气中传来窸窣之声。166

  “不好。”岑五脸色凝重:“是长虫!”

  雾中似乎有什么庞然大物在游动,像是一条巨蛇,鳞片摩擦地面的声音清晰可闻,只吓得何县令哭爹喊娘。那巨蛇似乎游到了庙前,浓雾中忽然伸出一只手来,骷髅形状,直朝萧邈而去。

  “保护王爷!”侍卫们齐声道,将萧邈护在中间。岑五挥剑去斩,却直直穿过了雾气,眼看那浓雾凝成的巨手已经抓向萧邈,萧邈毫无惧色,拔出剑来,昂首以对,星辰般眼睛似乎能看穿浓雾一般。就在那手将要碰到萧邈,萧邈的剑也要刺向雾中时,却只见萧邈怀里有一物忽然放出金光,雾气被光一照,顿时消散,雾气中忽然响起一声疑惑的“咦?”

  “王爷身上有宝物?”何县令大喜过望,却见萧邈拿出来一看,原来是他随身携带的王府印信,但凡皇子开宗立府时都有这样一方印信。

  “听说世上最尊贵就是天子,一定是这印信上带着天威,连鬼祟也害怕了。”何县令喜出望外。

  “奇怪,”林舜也疑惑:“要是印信真能挡住邪祟,那为什么赵王府的印却没起作用呢?”

  他话音刚落,就听见一个声音在庙中笑了起来,似乎是个少女,笑道:“那当然是因为没有龙气啦。”

  这声音把众人都吓了一跳,竟然像是从神像中传出来的。何大人反应最快,立马磕头如捣蒜:“仙人快搭救我等,何玉贵一定结草衔环以报。”

  他这一套动作又迅速又流利,看得人好气又好笑。那声音却似乎很能消受这一套,眼见得浓雾又如同巨浪般涌了过来,庙中忽然响起一声呵斥声:“退!”

  只见满庙的雾气如同潮水一般退了下去,露出外面深沉夜色来,篝火也重新明亮了起来。众人心中都出了一身大汗,何县令更是汗出如浆。

  “多谢高人搭救。”林舜朝着空中道。

  “高人不敢。”那声音又响起来,确实是个少女的声音,至多不过十六七岁,十分活泼,带着笑意:“你把你的印给我玩玩,当做谢礼好了!”

  林舜深知越是这时候越要小心应对,于是斟酌着道:“印信是王府的凭证,圣上所赐,是属于王爷的,本来是不能离京的。高人要是有兴趣,可以随我等进京去,不知道高人想要什么……”

  他们一问一答的时候,萧邈就安静盯着神像,丈余高的神像似乎并非世间常见的天兵天将之类,而是不知名的青衣神将,手持利剑,威风凛凛。世人见了多半要胆战心惊,但他却不为所动。

  什么高人,不过是待价而沽罢了。

  “哈哈,说这么多,还是想把我带去京城呀!”那声音的主人笑道,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,像是被撕去了一层挡在眼前的纱帘,抬头一看,只见神像上坐着一个穿着青色衣裙的女子,那翠色比一切山野都来得好看。晃悠着小腿,生得十分漂亮,最难得是一双眼睛,灵动如星辰一般,她的神态看起来全然是混沌未凿,一点不见寻常女子见到外人的羞涩,只是充满探究地打量着众人。

  她似乎刚要说话,袖中却忽然传来一个细小声音,其余人都没听见,只有岑五耳目聪明,断断续续听到什么“……要回来了……速战速决……主人……雷劫……”之类的,不解其意。

  听到这声音,女子的笑意一僵,也顾不得卖关子了,索性从神像上跳了下来,吓得何县令连忙行礼不止。

  “好了,不逗你们玩了。”她只朝着萧邈说话:“你就是七皇子是吧,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。既然要走,大家就别耽搁了,今晚就下山吧。”78中文网

  她说话时打量萧邈,萧邈也在冷冷打量她,林舜看着,只觉得这两人宛如两个世界的人一般,一个是天真烂漫,毫无顾忌,世间女子多有羞怯之意,何况面对是萧邈这种皇室子弟,被看一看都要脸红的。她却全无忌讳,打量萧邈的神态,像林中小兽审视外来者,好奇又带着警惕。相比之下,自家王爷的神色,也未免太不近人情了,完全是万年不化的冰山一座,庙中的神像都比他来得有人气一些。

  “高人不等别人三跪九叩了?”萧邈只冷冷道。

  他这话多少有点揭穿的意思,女孩子却一点不尴尬,只笑嘻嘻地道:“这不是事情紧急吗,就顾不得了,修道之人,慈悲为怀,救急如救火,咱们还是快走吧。”

  她连说话也像是学着世间凡人的市井气,一套一套的,让人好笑。林舜没想到高人这么好请,没有三拜九叩也没有什么考验,不由得一愣,他素来谨慎,心中也有疑惑,忍不住道:“恕在下冒昧,在下听说青城山主是个道人……”

  “什么道人?佛也无相,倒也没见你们少拜呀。”女孩子笑着问他。

  这话一说,林舜心中也惊讶于她的口气之大,不过听说越是修行人越不敢轻易议论神佛,尤其妖邪更连提也不敢提,这女孩子敢这样说,恐怕修为不低。

  “高人……”

  “别叫高人了,我叫赵虞青,你叫我虞青就好。事不宜迟,我们快下山吧。”

  她说话时,袖中声音也急切地嘟囔:“快走快走……要发现了……”声音虽低,近处的几人都听到了。林舜心中存疑,看向自家王爷,却见他一点没有反驳,顿时明白了过来。

  天下没有比他更不在乎这些神佛之事的人,反正高人不高人的,请一个回去,让老太君宽心就是。他这样轻轻放过,林舜也无法,只得当做虞青就是高人,善起后来,本能地看向一边的何县令。这次带出京的侍卫都是心腹,只有这个目击证人难办。

  他一路上虽然温和,但还是第一次露出这眼神,看起来竟然充满寒意,何县令在官场上待过,哪里不懂意思,连忙朝着萧邈道:“小的知道,小的明白,小的回去之后绝不跟人多说……”

  “咳,灭口是吧?哪用这么麻烦。”少女笑道,抬起手掌来,她手指纤长,奇怪的是手心似乎有着个青色印记,仿佛一朵花一般,朝着何县令就吹了口气,何县令刚要喊“饶命”,只觉得身体一轻,被一阵大风卷起来,整个人都飞到了空中,直接晕了过去。

  “我送他回他的官府了,他从床上一觉醒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”

  “麻烦高人了。”林舜客套道。

  说话间只听见树林中响起树枝摇曳的声音,像是松涛一般,少女的神色一变,她袖中声音更是急得团团转。

  “好了,事不宜迟,我们快快下山吧。”虞青匆忙说道,吹了口气,一团云雾将众人裹住,飘飘然就下了山,转眼间已经到了山脚下。

  夜色深沉,青城山上却并不平静,群树摇动不止,竹林沙沙作响,似乎有人在低语一般,何县令被送走了,虞青恰好上了他的马,只不停打量着萧邈。萧邈早已恢复素日冷漠模样,林舜也知道他在想着回宫后面圣叙职,要把巡边的事全数上报,所以不敢打扰,于是一路上与虞青攀谈不提。

  -

  晨光熹微,何玉贵大人一觉醒来,只觉得浑身酸痛,睁眼一看,吓个半死,原来自己竟然睡在了后院的榆树上。

  他只当自己是喝醉了酒,半夜梦游,自己爬上来的。还好没被夫人发现,不然一定不准他再喝酒了。连忙趁着天色未大亮,溜回了卧房。

  如果林舜在这,看到这一幕,大概要产生怀疑的:虞青说得那样轻松,一阵风就能把何玉贵送回自家床上,怎么好像失了点准头,送到了树上呢?

  她的法术,好像也没有那么厉害吧?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