灵域小说网 > 异世大佬重生归来在年代 > 277费婶子劝慰

277费婶子劝慰

 推荐阅读:
     师墨几人走远,原孔修唐善道才黑着脸环视一圈。

  远处,李彩芬躺地上无人搭理,以前瞧着还不错的齐国全,在工作中表现优秀,平时为人处世也周全。

  可现在,自家媳妇躺地上,没说送去医院,也没说过去看看情况,不管这女人做错了什么,现在还是他媳妇,他就得担起责任,结果,一直愣在原地,一脸无奈,这会无奈给谁看?

  挨了两枪,被打断手脚的江心绮,到现在都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,还用凶狠的眼神瞪着师墨母子几人离开的背影。

  不说严谨有没有错,这事怎么都算不到师墨头上,结果,她却趁严谨不在,趁师墨在这里不熟,没有交好的人,故意找茬惹事。

  以前倒是没看出江心绮是个是非不分,欺软怕硬,心胸狭隘,喜欢无故牵连,还喜欢耍阴手段的人。

  他们手底下的兵,可真是个个深藏不露啊。

  倒是有一个不藏的,就跟没长脑子似得。

  原孔修唐善道视线落在眼昏迷不醒的王烈身上,这个江心绮的无脑追求者。以前他们这些做领导的,看手底下的兵凑成好事,还乐见其成,如今看来,这并不是一件好事。

  以前基地里乱七八糟的事不少,但因为隔三五几天出一件,没多大感触,今天所有的事情,所有的人都凑一块了,才发现基地竟被弄得这么乌烟瘴气。

  唐善道原孔修对看一眼,黑着脸走了。

  师墨带着崽崽回到家,三个崽崽略带忐忑,站在师墨跟前,小脸紧绷,就怕她生气。

  师墨倒没有生气,这事她虽然不清楚前因后果,但也能知道,自家几个崽崽会不主动挑事。

  “自谦,你说说,发生了什么事。”

  “是,师姨,”柏自谦垂着头,将前因后果说了出来。

  其实事情不大,不过是这两天兵兄弟们看中了三个崽崽的身体素质,时常带着他们训练,引来不少小萝卜头加入。

  兵兄弟也都照收,还常组织对抗活动,就跟之前康康小丫头和小姐姐互摔差不多那样的。

  今天对抗活动里,自谦的对手是齐伟,别看小胖子吨位实在,可真没什么用,自谦轻轻一扑,齐伟就摔了出去,手肘擦破了点皮,顿时嗷嗷大哭起来。

  齐伟的名声,跟他妈一样,人人避之不及。

  可之前玩得太嗨,兵兄弟们忘了跟自谦说,让他避着点。

  直到齐伟哭,才反应过来觉得事情不妙。

  果然,没多久,小胖子就找来了他妈,就有了后来的闹剧。

  实则也是因为李彩芬看师墨是新来的,娇娇滴滴的小妇人,男人不在家,家底还不错,就想讹她一笔。别以为李彩芬无脑胡闹,实则心里也有一杆秤,知道在谁那里,能讹到多少东西。

  哪想,踢铁板了。师墨并不是所有人以为的那样娇弱脸皮薄。

  师墨听了没出声,自谦更忐忑了,急忙认错,“对不起师姨,我以后再不惹事了,你别赶我走,我一定听话,求你了师姨。”

  小家伙急红了眼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傲娇和倔强不允许它掉下来。

  师墨叹息一声,别看这孩子平时大大咧咧的好似没心没肺,但内心比谁都脆弱,还特别敏感,没安全感。

  起身把小家伙搂进怀里拍,“自谦没有做错,这事本来不大,小朋友在一起玩闹,磕磕碰碰很正常,只要不是故意使坏,争强好胜,耍手段,使阴招,就不存在对错。”166

  “别人玩不起,故意找茬,这不是你能阻止的。咱们不惹事,但也不能怕事。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,这样的人,同样不能低头,免得助长敌人的气焰。但有一点得知道,咱们要量力而行,在敌我力量悬殊的时候,要适当选择暂时忍耐。”

  “放心吧,师姨不是不讲道理的人,不会无缘无故怪你,赶你走,咱们生活在一起了,就是一家人。虽然以后可能会有摩擦,你做得不对了,师姨会说你,师姨做得不对了,会让你难过,但我们只要敞开心扉,把不愉快都说出来,就不怕有隔阂。你以后和安安康康一样,当一个平常孩子就是,该哭的时候哭,该闹的时候闹,该任性的时候任性,知道吗?”

  小自谦眼眶通红,在师墨身上蹭蹭,闷闷的点头,“我知道了,谢谢师姨,我肯定当一个好孩子,不让师姨失望。”78中文网

  师墨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衣服,她敢肯定,倒霉孩子把鼻涕都蹭她身上了,忍了又忍,实在没忍住,拎起柏自谦的耳朵,咬牙道,“臭小子故意的吧,我去换下来,你去洗干净,洗不干净不准吃饭。”

  小家伙咧嘴,吸吸鼻子,小脸通红,“嘿嘿,我肯定洗干净,师姨放心。”

  “自谦哥哥,帮康康洗。”

  小丫头扯着自己的脏衣服凑上来。

  小安安也默默的往前移,眼巴巴的看着自谦哥哥,自己的衣服也脏了。

  最近兄妹俩的小衣服都是自己洗的,洗不干净妈妈让他们一直重洗,小爪爪都洗痛了。

  自谦挑挑眉,语重心长的拍拍弟弟妹妹的脑袋,“师姨说了,自己动手,丰衣足食,你们要自己洗,知道吗?”然后快速溜进厕所,把自己收拾干净,拿着师墨换下的衣服,哼着小曲洗刷刷。

  安安康康俩崽崽气呼呼的瞪了眼自谦,哼一声,“自谦哥哥坏,”然后一扭小身子,哒哒跑进屋里,换下脏衣服,又哒哒的跑出来把脏衣服扔自谦的盆里,小模样得意极了。

  自谦哼哼,眼皮都没掀一下,又给拎出来了。

  俩崽崽气成河豚,继续扔进去,柏自谦继续拎出来,三人闹作一团。

  师墨无奈一笑,任由三个崽子闹腾,转身去厨房做饭。

  吃完午饭,收拾碗筷时,费婶子来了。

  来劝慰师墨别生气,也别因为开枪的事留下什么心理阴影,做噩梦。

  虽然她并不认为师墨会害怕,但她该做的工作必须做到位,上门慰问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对此,师墨并未多说什么,只说没事。

  费婶子叹息一声,道,“这王烈啊,平时也不这样,不管是训练,还是出任务,或着和战友们相处,都挺讲理的,也不冲动行事。不知道怎么回事,只要遇上江心绮的事,就会变得特别激进没脑子。之前有人说江心绮不好,二话不说和人打一架,好在只是打架,没有动刀动枪闹出人命。这次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,竟然敢拔枪,也是你运气不好,刚好遇上他出任务回来,枪械还没来得及上交。”

  师墨呵呵,自己确实运气不怎么好,事找上门来的时候,一个接一个的,能力稍微弱点,承受能力稍微差点的,这会怕是都准备去投胎了。

  费婶子没看到师墨眼底的讥讽,继续道,“王婶子这回是要哭瞎眼了,王婶子也是个可怜人,两口子年过半百了才生了这么一个儿子,丈夫得病去世,一个寡母,带大唯一的儿子,吃了不少苦。好在儿子出息,年纪轻轻就屡立大功,只等时机成熟,就能往上升,她也算是盼出头了。哪想,遇到了江心绮,这简直就是王家的克星啊,王烈一颗心不管不顾的全掏了出去,升职这事就是因为打架黄了的。”

  溺爱也是毁灭之路,王烈的这种性子,跟从小接受的思想教育和环境不无关系。

  “王烈被冲昏了头脑,看不清现实,王婶子倒是个心里门清的,看得很明白,江心绮这姑娘心气高,看不起他们小地方来的狐儿寡母,劝了无数次让王烈别剃头挑子一头热,不管不顾的扎进去,到时候毁了自己。可王烈死活不听,死皮赖脸的往江心绮跟前凑,人家让干什么干什么,比狗都听话,在他看来,江心绮放的屁都是香的,别人说不得她一句不好。几次三番因为被江心绮当刀子使,错过升职,被记大过,只要有脑子的就知道反省了,可他偏偏还是不长记性。瞧瞧,这次不就惹出大祸了,他的军路算是走到头了。”

  师墨嗤之以鼻,只把自己感动了的愚蠢又可笑的爱情,不过是自卑者对自己望而不得的东西,虚荣的追求而已。

  “你唐叔让我来跟你说说,别置气,气坏自己不值当,他和原团肯定给你一个公道。王烈会被劝退,从此再不得入伍,该接受的惩治也不会少。江心绮主动挑事,虽然言语和行为都过激,但还没达到劝退的程度,会给她记大过,短时间内不会给她任务或是升职,等事情审核过后,会关禁闭。至于齐连的媳妇,肯定不会再让她待在基地。齐连也被强制休假,让他送媳妇回老家,顺便好好管教媳妇,要是管教不好,他也不用再回来。除了这些之外,他们都会来当面跟你道歉。原团和你唐叔都说了,你不原谅也没关系,但他们该有的态度得有。”

  一个不情不愿的道歉,师墨不需要,比起对不起三个字,她更喜欢听他们的惨叫。

  “多谢婶子跑一趟,也帮我谢谢原叔和唐叔,我没事,当时的气都发泄出来了,不会憋在心里。”

  费婶子回想师墨打人时的狠劲,也相信她是真的发泄出来了。

  众人震惊于她的强大,也畏惧于她的强大,往后,家属楼里的人怕是都得离她远远的。

  人都会本能的选择和让自己有安全感,有益处,能掌控的人相处。师墨一点也不在意这些,她和那些人,也聊不到一块去。

  “你心里不憋气就好,下午没事,多休息一会吧,我还得去好好约束约束那些整天没事,就知道东家长西家短的人。”

  “好,劳烦婶子跑一趟,婶子慢走。”

  送走费婶子,师墨招呼三个崽子去睡会午觉,自己回房间进空间。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