灵域小说网 > 养了一只小狼崽 > 第383章 考研群

第383章 考研群

 推荐阅读:
     美国的生产和销售逐渐走入正轨,王/毅伟见没有什么需要他再忙的地方,便和舒俞商量着准备回国了。刚好国内云端也和政府私下达成了折扣协议,即借用政府名义,给老百姓购买Zero打对折,同时派遣政府人员帮助云端登记管理老百姓的身/份/证信息,保证该信息只用于确认一人一机,而不泄露到其他地方。78中文网

  因此,他们回国之后可以直接协助国内生产体系的建立。

  十二月初,贺邵承还特意为他们办了个接风洗尘宴。

  地点当然还是锦江饭店,连大厅都是当年送舒俞一行出国时去的那一间,一切仿佛都不曾改变,只有他们各自多了几分岁月。除了陆云泽,另外几个都喝了不少酒,就连贺邵承晚上回去时都有些发晕,泡了个热水澡才清醒一些。陆云泽还想着今晚不用亲热,他可以再复习一阵子,结果还是被带着酒气的贺邵承给按住了,来了一回酒后欢愉。

  虽然挺不喜欢这家伙喝了酒胡闹的,但陆云泽还是很高兴王哥和舒俞能够回来。因为有了他们,所有的事情节奏都会加快,农历年前看到Zero上市估计不是什么问题。而他自己也好集中注意力在研究生入学考试准备的事情上,能够稍微轻松一些。

  于是,自从王总回来之后,公司里的员工们就发现,小陆总开始彻底脱产复习了。

  贺邵承在公司系统里发布了公告,所有工作相关事务全都发到他这边,陆云泽那里暂时不要去打扰。与此同时,为了避免和员工讨论事情打扰到正在复习的么儿,所有前来办公室找他的也都必须提前在云聊上发消息,单独去另外一间讨论室。各大会议上基本都没了陆云泽的身影,只有每周一上午集体晨会时才能瞧见。但就算那会儿,陆云泽也要拿着本书在手里,有的时候还直接带着一本习题册在那里勾勾画画。

  看到老总为了考试努力成这样,底下员工一个个都更加努力起来。要知道,如果他们自己是云端老总,肯定早就提前去过退休生活了!可小陆总还要继续考试读书!多奋斗的精神啊!

  陆云泽要知道员工们这样想自己,肯定得擦一大把汗。

  他回去读书纯粹是跟穆教授关系好,有些不好意思拒绝,否则肯定是找个地方天天乱瞧瞧历史书对他来说更有意思些。不过人生也总是要充满挑战的,现在贺邵承也要去读复旦的研,他是牟足了劲要考进去,否则落下一年岂不是要变成贺邵承的学弟了?

  他才是年纪大的那个!坚决不当贺邵承学弟!

  天气冷了,办公室里开了暖和和的空调和加湿器,整个房间及其舒适。陆云泽没穿外套,就只穿着毛衣坐在椅子上,身上再搭一条厚软的羊绒毯,脑袋都差点要窝在毯子里。桌上是一杯热牛奶,喝了一半,还剩一半,他想丢给贺邵承解决。手里则是一沓打印下来的历史系历年考试题——没错,他们系的同学有整理总结的传统,这一沓题目都是重点中的重点。

  办公室里只有他一个人,贺邵承出去谈事情了。

  他现在上班就是复习,刚好白天看累了,晚上回家休息放松,保持大脑始终在一个活跃的状态。手上拿着笔做题,脚丫也不老实,在贺邵承特意给他买的捂脚器上来回乱踢。166

  冬天就容易脚冷,这个捂脚器还是在云购上看到的,是山东那边的特产,接上电直接云母片发热,安全又好用。这会儿是公司里一个,家里一个,只要坐下,陆云泽就要捂上,鞋子都不肯穿。

  不过也还好是他捂,脚丫没什么味道;贺邵承犯脚气过来捂,那叫一个臭得不行。

  笔尖在纸张上划着,嘴里还小声念叨,虽然这种复习方式肯定会被图书馆里的其他同学埋怨,但陆云泽还偏偏喜欢这样念出声来。左右这边是他自己的办公室,连贺邵承都不在……

  一页一页过去,沉迷背书的人也不禁抬头瞧了一眼时间。

  怎么贺邵承还没回来?

  肯定谈什么重要的事情去了。

  陆云泽“唔”了一声,终于站了起来,穿上拖鞋去门口晃晃。

  他们办公室隔音还不错,所以打开门的瞬间,就能听到远处王/毅伟正在侃侃而谈的声音。陆云泽这下就放心了,关上门去了趟茶水间,给自己泡了一杯暖和的水果茶,不加糖。茶水间还有不少酥点,是中午师傅特意过来换过的,这会儿甚至还带着些温热。他想了想,用碟子拿了两三块,端到自己桌边才开始吃,权当是一顿下午茶。

  吃东西的时候还不老实,点开云聊进了个讨论小组——

  “2003复旦考研交流群”。

  现在拥有云聊账户的人越来越多,就算买不起电脑的也都在网吧里注册了一个,所以各种信息也都开始以云聊的方式传递。陆云泽一开始还不知道有这种群,是发现贺邵承帮他搜集考试信息时加到了这里,才跟着跑过来的。毫无疑问,最火热的肯定是计算机学科,因为云端,复旦的计算机如今已经有了直冲全国第一的趋势。老牌的工程类也不错,反倒是贺邵承要学的金融目前还没火起来。

  历史就更别说了,淹没在人群里,零星几个。

  不过虽然大多数人都和自己不是一个专业,但考研群里依旧会有很多有用的消息——比如什么时候递交考试材料,哪一天正式考试,考试的时候允许带什么样的笔,不允许带什么样的笔之类。这群人还会相互交流复习情况,聊起天来糊南北说,每次打开都是爆满的消息提醒。陆云泽一边吃酥点一边回顾,拉了几下快速看到了最新处,然后再准备关掉去瞧瞧别的——

  管理员:“本云聊小群仅供有意考研复旦人士交流,请各位潜水、无关人士主动退群。管理员将于今天下午四点统一清理未备注且未发言过的账号,感谢配合。”

  !!!

  陆云泽瞪圆眼睛。

  他加进来之后还没发言过,账号也没改名字,结果这会儿才发现公告里写了是要按照格式改的,而且是要写真实姓名那种。他稍微纠结了一下,不知道写出去会不会不好,毕竟他现在也是个身份要保密的人来着……

  然后他就看到,贺邵承那个正灰着的的账号——

  “2003-贺邵承-金融MBA”

  好吧。

  贺邵承都没在意……

  陆云泽揉了揉自己的脸颊,终于舍得改名字了。

  这会儿聊天群里炸出来的人不少,都是在求管理员别踢,他们是正经要考研的人。陆云泽还从没发过这种消息,但也只能跟着发了一条,都是复制粘贴的。也还好他的云聊账号id如今多了个掩饰号,在外人看来就是个普通长号,不是“001”那种到哪里都要吸引眼球的真号了。否则他还得创建一个小号来混这些群组,以免被外人发现。

  发完之后,他立刻就把聊天关了,喝一口水果茶让自己集中注意力回去复习。

  又过了四十多分钟,贺邵承才从外面回来。

  冬天的他自然是穿上了全套的西装,不过公司里都开了空调,所以外套扣子是解开的,看上去又英俊又随性。陆云泽立刻就抬起了头,酒窝也跟着冒了出来,只不过那脚丫还不舍得从烘箱上挪开。

  “你们谈什么去了?我听到王哥在说生产的事情。”

  “嗯,主要是芯片的事情。现在机器到了,但是试生产的时候遇到了几个问题,还需要进一步调试才行。这一步解决了,就可以联系组装公司进行组装,然后再准备上市……”贺邵承细细地和他总结了一下刚才会议的内容,同时走过来搂住了么儿,弯腰给了个亲吻。薄唇带着些凉意,陆云泽贴上之后就想躲,但还是被按着亲了脸颊和嘴唇。

  “唔,这样……”唇瓣上的酥点碎屑被舔走,贺邵承还故意抿了抿嘴唇,表示味道很不错。

  陆云泽耳朵尖红了,不老实地咬了他一小口。

  “对了,你看下那个考研群,刚才群里的管理员说了,再潜水要被踢出去的。你跟着发一条消息……”

  “嗯?好,我看看。”

  贺邵承坐了下来,终于登陆了自己的账号。

  不同于陆云泽浑水摸鱼式复制粘贴,他就很简单,直接输入了三个字——“不潜水”。输完之后又继续准备伸手抱么儿,想要拥着人再亲昵一阵子。陆云泽比他小一圈,抱起来当然很容易,两个人的椅子又没什么阻隔的扶手,一拉就过去了。嘴唇贴着那白嫩的脖颈反复磨蹭,贺邵承此刻的动作要是被其他人看到,绝对要吓得合不拢嘴。但面对么儿的时候,他就是这样的贪婪,而且根本不掩饰自己的欲/望。

  陆云泽小声哼哼:“脖子昨天都被你吸红了好多地方了,还乱来……”

  “么儿身上香。”贺邵承低喃着,还要去啄他的耳垂。

  陆云泽不大想上班就乱来,目光到处乱瞟,结果就看到电脑上的云聊群里忽然出现了一排整整齐齐的“大神”。他一愣,拽拽贺邵承的手臂,然后去摸了鼠标,往上一直翻到刚才贺邵承发的那条消息……

  “哎,还有人记得你哎。”

  原来是贺邵承被认出来了。

  作为复旦大学金融系曾经蝉联四年第一名,私生活神秘,长相英俊,且早早结婚的毕业生,贺邵承的姓名自然被不少学弟学妹铭记,然后再口口相传下去。所以这会儿群里还真有人跳出来,问了一句是不是当初那位永远第一的学长。陆云泽都惊了,他自己当初也是历史系的第一呢,都没有一个人理他一句……

  “嗯?哦,不去管。”贺邵承倒是很平静,也没有继续发消息的念头,左右他是关闭了任何途径添加他好友的功能,不会被乱七八糟的人骚扰,“么儿,复习得怎么样了?要不要我抽背你几个问题?”m.w.com,请牢记:,.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